News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万科实验幼儿园

       幼儿园是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第一个接触的公共空间。空间的尺度、使用的灵活度以及室内的场景和氛围,对于幼儿的感受和认知都有很大影响,对于建筑师也是一个挑战。设计要能激发孩子们探索和学习的兴趣,同时要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,要有家的感觉。在调研期间,设计团队也发现,非正式空间-如活动室前的走廊-往往是孩子们生活、交往、嬉戏的重要场所。功能、空间与环境的关系,是本案在设计初始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和核心议题。张江万科实验幼儿园位于一个狭长的三角形地块。基地南侧为中环路高架与河道绿化,北侧为高层住宅区,东侧为一座跨河道的车行桥,西侧则为一栋需要容纳在场地内的区域环网站。要做出一个回应场地限制条件并符合教育局规范标准的15个班全日制幼儿园,这块特殊的基地便显得极具挑战性。建筑师需要在满足规划指标、使用面积、规范性、安全性等硬性要求的前提下,在一个相对局促的场地里,创造出符合老师教学管理、诱发儿童探索心理、和满足家长预期的幼儿园。


       在设计的初始阶段,团队内部做了多类型的尝试,包括集中式、组团式、庭院式。第一轮头脑风暴之后再次审视这些方案时,刘宇扬老师向团队提出了一个问题:“究竟什么样的方案,才是真正适合这个场地的?” 于是设计出发点又回到如何应对狭窄场地以及现场周边环境。最终呈现的方案,将不同的功能空间装载于四组串连的建筑体量之中,并在连接之处留出景观平台。结合了弧形屋面的建筑形态宛如孩子们都喜欢的托马斯小火车,一节一节的驶入场地之中,并带着孩子们的想象,驶向未来。三角形的场地西窄东宽,东侧用地相对宽敞,而且位于十字路口,环境较吵闹,将活动用地布置在这里,作为嘈杂环境与幼儿园空间的过渡。建筑体量顺应场地线性排开,采用中廊式的常见紧凑格局,房间分布南北两侧,中间为三个由西向东逐渐扩大的三角形中庭空间。活动室、卧室与办公室,分布于日照与景观条件较好的南侧;其他配套的功能空间,包括门厅、专用活动室、楼梯间、卫生间等,则布置在靠近主干道的北侧。南北两排体量被分为四段,在城市界面和景观界面都做了不同的转折处理。


      北侧的城市界面较为齐整但不失活跃,幼儿园的围墙没有完全贴合红线,而是向内设置了多处转折,在步行道旁留出了驻足的空间,在入口处后退,留出了家长等候的场地。同时将部分绿地让出给城市界面共享,以减少对街道的压迫。围墙不仅仅是出于安全要求的设计,更是建筑与街道之间的缓冲,在低视角处增加了步行空间的乐趣,形成积极的连续界面。而在高视角的建筑界面,将日常中容易被忽视却频繁使用的楼梯间,作为独立的语汇提取出来,在北侧界面穿插进不同颜色和尺度的体量,也让南侧活动室之间的空间更紧凑。尽端以一个多功能厅的弧形轮廓收尾,自然缓和的过渡到室外的活动场地。北侧界面在高低有序、材料统一的前提下,调节街道面的节奏感,避免狭窄的场地中连续体量带来的紧张感。在高层住宅林立的背景前,留给行人和幼儿一个亲和的街道面,将幼儿园内部的温馨环境和适宜尺度,也延续至立面和街道。


       设计在南侧的沿河面布置了1个办公行政组团和3个活动室组团,在用地紧张的情况下,在房子和围墙之间留出了集中的线性景观绿地。最东侧的体块后退且扭转角度,使得活动室获得最佳的采光角度和景观朝向,在端头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半围合开放空间,过渡至活动场地。南北两侧建筑夹角之间的一组有体量感的室外楼梯,将建筑各层连接至室外活动场地。南侧的体块之间由室外走廊和活动平台相连,让周边景观渗透进建筑空间。同时为了减少建筑对场地的压迫和过于狭长的不利空间,利用底层局部架空与二层、三层的屋顶平台来增加活动场地。


       在南北侧的体量中间,自然形成了3个三角形中庭,它们顺着地形自西向东逐渐放大,从办公区的小三角,到中间活动室区域的两个中三角,它们和室外大三角形半围合空间串联起来,形成整个建筑空间的“骨架”。中庭的设计,回应了儿童们需要的聚集空间,在顶层对应三角中庭的位置开了天窗,阳光透过天窗,穿过色彩明亮的二三楼洞口照射到一层。宽窄变化的走廊里,由近及远的明暗光线,窗外隐约显现的景色,以及穿透玻璃砖的柔和日光,产生出独特的空间氛围。除了中庭空间,在多功能厅和位于顶层的大跨度弧形屋顶活动室内,也开了巨大的圆形天窗,光线洒在地面和墙壁上。为营造室内欢乐活泼的气氛,在建筑中可以找到多种尺寸和不同开启方式的窗,通向庭院和活动场地的落地窗,与玻璃砖墙组合的推拉窗、上悬窗、固定大方窗,活动室木门上的圆窗等,门窗尺寸模数均参照成人与幼儿的人体尺度,将不同的门窗和实墙、玻璃砖墙进行多种组合,给孩子和大人们从不同角度观察环境的机会。